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霸上春秋:第十九章 呦呦鹿鸣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霸上春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看来是来晚了,仪式已经结束,只等结果。伊希遗憾地想到,那就不是要命了

    伊希又等了一会儿,在鸢儿再次抬头看她的时候,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然后慢慢后退,手指轻扣树皮缝,悄悄攀下了大树。

    待鸢儿跑过去会合,仓促间,屋子里的人似乎发现了动静,出现在窗前。那人从头至身裹着一件黑色斗篷,露出的尖下巴在月光下一片惨白,分外瘆人。

    鸢儿回头一望,大惊。伊希早防着她这一着,手掌并指使劲竖按在她唇上,另一只手迅速把她轻拉过去按在树身上紧贴树影,眼神警告。她手个子矮,不能捂紧鸢儿的嘴,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好在鸢儿也没叫出声,很快平静下来。偷窥原则她还是懂,打死都不能出声。

    伊希这才放松手,但并没有拿开。她也没学猫叫,只控制着鸢儿,不让她探头去看。

    村人没有养猫狗,野猫、野狗也不敢入村,不然等待它们的就是下锅。

    圈养的鸡鸭猪羊这几天也杀光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段段过去,月光照着对面树影慢慢移过来。

    伊希继续侧耳倾听,直到听见窗口徘徊的脚步声变,才拉着鸢儿,轻手轻脚,顺着树影快速移动到另一棵树下。如此这般,出了桑林。然后伊希才放开鸢儿,两人便如脱兔,很快遁入了黑夜。

    安然回到西院外墙下,背靠着院墙,鸢儿气息未定便迫不及待激动地压低声音说道:君女,巫、巫。鹤大人会蛊。语气一片神往。

    伊希静静听完鸢儿报告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这得有多痴迷巫,才能连蛊都不怕。

    鹤驾西是巫士。巫和士。

    回去睡觉。然后伊希也不再管鸢儿,往上西院走去。

    深夜里,靠山村唯一的一条大街寂静无声,街道两旁没有一盏烛火,月色下的靠山建筑群如鬼影踵踵,东阳山谷也如无人荒谷。冬季万虫蛰伏,春生秋死,更有无数朝生暮死露水蜉蝣。

    伊希一个人沿着西院外墙步道往上走着,她只听说过虫蛊。牛蛊,从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巫,能感天应地,敢逆天而行。

    带领先民从蛮荒之地走出,而又重归于蛮荒,不再为后人所知。

    伊希想着山海经和搜神记上令人热血沸腾的上古神蛮大战,回到沉睡中的上西院东墙下。手指轻扣石缝翻过院墙,纵身跳下,十步之外就是一处竹林深处的偏僻木屋。

    她推开房门,进去后关上门,就着窗外月华走到窗下地铺,合衣躺下。

    一屋子淡淡的硫磺、药材熏过的味道。竹林蛇多,既驱蛇又驱虫。

    伊希双手叠在脑后,回忆大屋祭祖时鹤驾西的言神举止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没见过巫,但就是觉得他不像巫。大约会一些巫术。术士。

    鹤驾西有一张从不离身的羊皮古卷。谶纬、卜辞之类的上古秘法流传下来,是个文人都能去悟。鹤驾西把巫术钻研成了房中术,所以从不表现令人尊敬的巫士身份。上西院的主意就出自此人。

    哪天把他的羊皮卷偷了,算作对他的惩罚。

    伊希迷迷糊糊地,拉过身下的被褥一翻身,裹着被子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月光从竹林空隙洒下来,渐渐拉长,照在矮榻上姑娘露在被子外的一只白雪手上,缕缕荧光,银丝般随同她的呼吸,钻入了细嫩的无名指。无名指骨一闪一闪,熠熠生辉,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伊希睁开眼,愣了愣神,不知昨夜怎么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副身子骨到底不经折腾。

    呼出一口长气,一把掀开被褥,从床上一跃而起。迅速脱下厚麻裳裙,穿着亵衣在屋中打了一套查拳。压指、弹腿、滑拳,拳打卧牛之地,然后再搬了几个瑜伽柔骨。直到通身出了一身大汗,才带上盐包和葛麻巾,打开门,出门到竹林溪洗漱。

    这条溪是根系水,上游无住民,她平时也用得放心。她就曾经见过在半山腰居住的山民,直接在屋后溪径流上盖个竹棚充当卫生间,十分地天然。至于下游,谁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这个时空也还无污染一说,空气无比清新,晨间鸟鸣啁啾。

    伊希在冰凉剔透的溪水中游了几个来回,头发和身上全用盐搓抹过,然后洗净回屋换过内衣,前后用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上西少女没人会起这么早。不然一早饿着肚子,要到接近中午才吃得到朝食。

    《霸上春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mgbc.com/books/70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霸上春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